第七十二章 山崎明美

????砰!程子渝接过法鸡精英骑士递过来的步枪站在离那个扮演亨利五世的克隆人大概五六米开外的地方,干脆利落地久对着丫的膝盖就喷了一枪,估计程老师以前没少被神剧中坏人死于话多的情节给雷,给自己订下了劝降的话久只说一遍的守则。

????枪响后,那个扮演亨利五世的NPC应声跪倒,程子渝随手把步枪放到身边的人肉枪架上,冲着几个用热切眼神注视她的精英铁罐头挥了挥手。

????顷刻之后,那个跪倒在地上的“亨利五世”和他侍卫就被蜂拥而上的法鸡NPC给淹没了。

????“亨利五世”被放倒就仿佛是一个节点,当一个法鸡精英铁罐头把手里的骑士剑透过他盔甲的缝隙插入他的身体时,战场上的英军NPC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不管不顾地就溃散了。

????程子渝一眼往去看到的都是倒伏的红十字圣乔治旗以及遍地正撒丫子跑路的英格兰长弓手,她知道这场被脚盆鸡引来的战事终于要完结了,同时她也感到了来自大腿的疼痛。

????不过还没等程老师没那块扎在自己腿上的盔甲碎片流几颗珍珠泪呢,那个领命去追击山崎明美的法鸡斥候首领就带着一队人马返回来。

????注意仪态,我可是爱丽丝女勋爵,怎么能抹眼泪呢!程老师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整理这自己衣服的袖口领口,女人总是很看重与另一个女人的会面,即便这会儿她已经看到另一个女人已经被麻绳捆成了粽子挂在某个法鸡斥候身后的马背上。

????“扶我坐下!”程老师用英语对身边的法鸡精英骑士说道,那匹载着山崎明美的马儿还没到她跟前呢,她就忍住不疼想要坐下了。

????那些铁罐头倒是没敢让这位他们让他们陷入狂热的女勋爵直接坐到地上,也费事让程老师移步,他们就在她身后叠起了一个“椅子”。

????而一直专注自己仪态的程子渝压根就没往身后瞧,直接就在铁罐头们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被捆了几圈麻绳的山崎明美就被法鸡的斥候首领像拖死狗一样拖到了端坐这的程子渝面前。

????“别杀我!我对你们有用!”被法鸡NPC从地上提溜起来并按跪在地上的山崎明美,在看到程子渝后就用怪味的中嚷嚷道。

????山崎明美一眼就认出了对面那个被法国骑士簇拥着的女人就自己被俘后每日给自己提供食物的华夏女子,同时也一个被自己成熟演技蒙了许多天的女人。

????这个往日总是细声细语安慰自己华夏女人,今天看起来不是一个狠角,嗯,反正山崎明美这会儿是不敢再耍什么演技了,她是真怕对面那个绷着严肃脸的女人小手一挥,自己就被那些铁罐头给切成片了。

????程子渝端坐着,用手把带剑鞘的步兵直剑柱在了地上,尽管已经梳理过一番但是刘海还是有点凌乱,额前的头发粘了了血渍和汗水结在一起,配上那道跨眉棱直至颧骨的疤痕,样子看起的确是有点凶蛮。

????但也算是见识过风浪的山崎明美一面就把自己的老底给爆了出来,可不仅仅是因为程老师这会儿看起来有点胸,呃,是有点凶。

????山崎明美其实是被程老师屁股底下那张法鸡铁罐头临时搭起来的椅子给震慑住了。

????好吧,其实被程子渝端坐在上边的并不是什么椅子,而几具凉透的英国铁罐头的尸体,其中还包括那个头戴王冠的克隆人。

????在程老师身边警戒着的法鸡NPC不管披甲与否也全都是刚刚渡了生死劫满血污的莽汉,在他们目露凶光强悍形象的加持下,端坐在中间的程老师看起来就愈发的不好惹了。

????嗯,这场面就像爷爷和自己说过的古代华夏人过堂审讯人犯的场面,我还是不要抱有什么侥幸的心理了,早早摊牌免去这一顿酷刑吧!山崎明美心想。

????“唔,会说华夏话啊?哼,你们岛上的女人演技都这么好的吗?”山崎明美一开口程老师就知道自己被认当猴耍了好些天了。

????“哈依,对不起,大人!我,我不是有意的,非常抱歉之前对您的欺瞒!”明美说着习惯性地想要鞠躬,但是被麻绳捆成了粽子的她就只能向前扑到了。

????哗啦!明美这才向前腾挪了一点点距离,边上的法鸡NPC就纷纷抽出了武器,被那些沾染着暗红色污渍正往外冒着血腥味的剑戟斧锤指着她差点就尿裤子了。

????“我是我们团队中的一个护士,噢,不是,是唯一的医护人员,他们会用你们想要的资源来赎回我的,请不要杀我!”毕竟是山崎家的大小姐,明美缓了一会儿之后就又罗织了一个并不算假话的谎言。

????“噢,那你是想尝尝骑士剑的宽刃,还是想试试羊角锤的硬度呢?”程老师可不信这个差点把自己给坑死的脚盆鸡娘们儿就只是一个护士。

????“程老师,程老师!我回来了!放我过去了,唉,唉,你特么别推我啊!”程子渝正打算给明美上些手段呢,这场非正式的审讯就被周小臭的那把破锣嗓给打断了。

????程子渝转头一看,发现摘掉了身上的零碎的周小臭也是一身的血渍,丫在试图穿越法鸡精英骑士排起的人墙时,被两个铁罐头给架了起来推了回去,看样子他获得那个技能除了能加BUFF目前并没其它的附加特效,法鸡NPC尽管也不会伤害他但当他处于非落单状态时那是一点儿账也不买的。

????“嚯,程老师,您这是要唱哪出啊,这还得拿死人来垫座呀?”在程子渝挥手示意之后周小臭终于得以接近了,这货一靠过来就看到了程子渝那张特殊的“椅子”。

????“呀!呀!我的妈呀,我坐的是死人啊!哎呀,我的腿呀!”被周小臭这么一说程子渝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端坐在三具垒叠起来的尸体上,随即跳起来的她就被大腿上的伤口扯得龇牙咧嘴地叫了起来。

????“哟,程老师,您这是伤到大长腿了呀,您慢着点呀?”周小臭说着赶忙上前去搀扶那个人肉资料。

????“臭流氓!你手扶哪儿呢?刚才你跑哪儿去了?你特么竟然敢丢下我一个人,你作死啊!”程子渝说着就用手里带剑鞘的步兵直剑往周小臭身上抽。

????“哟,别打了,疼!疼!我这中箭了,别打!”被一群法鸡铁罐头用虎目瞪着周小臭连抬手招架都不敢,只能左右闪躲着程老师抽过来的直剑。

????“停!停!停!程老师,您刚才摆那面打的阵势干嘛呢?”周小臭一边躲一边问。

????周小臭这么一问,程老师才想起来自己刚才正跟这儿玩过堂刑讯呢,被这臭流氓这么一搅和怕是要黄了,这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恐怖气氛都尼玛成了大型撒狗粮的现场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